中國民企總裁的實戰商學院

我經歷過的房產中介們

發布時間:2016-03-11 00:00:00

租房、買房都是辛酸血淚史。

剛畢業那年,闖北京的大學同學深夜打電話哭訴,下午通過中介找到的出租房,大半夜被真正的房主把東西扔了出來,錢交了三個月,中介不見了。我在電話里唏噓感慨又暗自慶幸,小地方的中介還沒利益熏心至如此。

其實那是和這個行業沒有深度接觸。

畢業的頭幾年,一個城市待多久都不確定,口袋里又常常缺錢,其實需要的只是一張放百十斤肉的床,卻在各色房子里被趕來趕去。

每一次搬家的突如其來,對中介的需求就顯得急慌慌。

有人說,趕集和58都鋪天蓋地了,找房子是動動手指的事兒,你說的是上個世紀吧?其實打幾個網上的電話試試,就會發現標注著純個人的房源幾乎都是中介的化身,不排除有房東不喜歡中介的狂轟亂炸,獨自代理,但是甄別真房東的過程還不如直接和中介過招。

畢業的第二年,租住了一年零一個多月的房子,房東說兒子要結婚,對于這種人之常情也理解,但是搬完后找房東去討回1500塊的押金,房東說在中介處,中介說在房東處,然后一晃8年了,這筆錢還是下落不明。

和幾個同事又合租了一套房子,中介說,他自己也在這個小區租住,冬季免費洗澡,暖氣特別好,熱得在家穿內褲。

歡天喜地地搬進去幾個月后,第一個冬天來了。所謂的免費洗澡是樓底下的鍋爐房,一三五男,二四六女,周日休息,自帶零錢不設找兌。所謂熱得穿內褲,或許是個皮內褲吧,偶爾還需要開空調中和下,不然會感冒。

當終于在這個城市站穩了腳跟,從過渡的小居室想換一套改善式住房,對期房各種不放心本著只買看得著摸的著的,一手賣一手買,不找中介難道挨個小區的敲門問嗎?

好吧,就說說最近賣房買房和中介過招。

買之前先要賣掉手里的房,有緣人不知道藏在哪個角落,唯有繞不開的中介。想來,中介費這筆不菲的費用也用不著我掏,心里也淡然了許多。

關于房產的政策調來調去,每次涉及到我等草民,都是動輒幾萬十幾萬的稅費的關聯。剛巧,我就趕上了2015年的新稅制,使得我手中的房子又可以多賣出幾個蔥油餅。

從把房子掛到中介的第一天起,就接到一波波中介的詢問電話,價格是否可以商量,房子是否空置等等,話題一轉,開始談限時或者獨家。

前者指的是房子和同一家連鎖中介的一家門店談,簽訂合同,只允許這一家連鎖中介出售,限時兩個月,雙方談好的價格賣不出去,中介賠償房主一千元,房主半路毀約出售了房源,賠償中介一萬元。

后者指的是,和同一家連鎖的某一家門店談,只限定該中介有權代理出售,6個月內合同有效,賣不出去賠房主一千,房主毀約賠中介一萬。

二者的相同點是,都是不平等條約,房主都需要把房本壓在中介,買方都要支付2個點的中介費,而非二者的房源,中介費一般在1.2-1.5個點。

以一百萬的房產為例,對于買方而言,要支付的中介費最高2萬,最低1.4萬。中間6000塊的差額,就是利益驅動的根源。對于北上廣動不動就幾百萬一套的房源,這個差價會大到比較夸張。

從登記在中介到賣出房子,至少接了100個談獨家或限時的約談電話,如果果斷拒絕,對方直接掛電話,還談什么禮貌。

稍微表現出一點意向,那接下來的幾天,中介的小伙會不停發請安短信,天氣預報短信打親情牌,末尾問一句,姐,您考慮的怎么樣了?

另一個中介小伙介紹,每個分公司的店面,每個月有多少套限時或獨家的任務,逼迫著業務員不得不對客戶狂轟亂炸。

湊巧,同事與我同一小區的一套出租房,也打算出手,大的中介沒來得及下手,一家小中介已經領著一撥意向客戶捷足先登了。出手的快,同事也很高興,可過戶拿錢的過程,比找客戶還要漫長。

時間一再拖過了三方合同上約定的期限,找到買方才知道,80%的首付款,早就到了中介的賬上,雙方一致誤認為是對方在拖延。于是買賣方約好共同去找中介,負責的業務員躲了。

連著找了三四趟,雙方想越過中介私下交易也不成了。拉鋸戰持續了一個多月,直到投訴到中介公司的總負責人,才大概知道,百十萬的錢被拿去放了高利貸。那可是年關啊,多少人等著借錢,多少人籌款放貸,也不知道小姑娘哪來的膽子,最后據報道,中介的主管部門外加媒體介入,勉強拿到了房款。期間那些提心吊膽又反復糾結的日子就別提多難過了。

我在賣房的同時,還準備入手二手房,畢竟比期房可以觀察小區的環境和物業,還能實現搬家的無縫對接,在看中一套社區房后,中介說去和業主談談,同一家連鎖的另一個店面業務員打來電話,問最近都看了哪,我隨口一說,他說幫我查查,然后告訴我,那個房子死過人。

這消息把我驚到了,我當然痛斥給我介紹房源的第一家中介,然而中介一頭的莫名其妙,事后,兩家店面因此鬧到了總公司,我也從小區物業處得知,那套房確實沒有死過人,而是兩家連鎖店的不正當競爭手段,但打死我也不會買這樣一套鬧心的房。

老房子出手的那天,去一家中介簽約,進門后發現,手機無服務。店員解釋說,附近的基站有問題,我們在期間呆了一個多小時,一直一點信號都沒有,就看見業務員都走到店面的對面去電話,也奇怪為什么屋子里就弱成這樣呢?

過戶房本的當天,又問起業務員,他神秘笑笑說,怕別的店挖了墻角,也怕同行又給我電話破壞交易,行業的秘密,簽約當天都要開信號屏蔽儀,直到交易結束。說的我一頭黑線。

拿到房款后,再也沒敢找中介買二手房,直接奔了房產開發商。

面對機器,人心真的不堪一擊?你知道嗎?談判之前,勝負已定!
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500 江苏11选5规则 闲来贵州麻将下载安装到手机 意甲小旋风 湖南长沙转转麻将 不怕连挂的倍投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 吉祥棋牌安卓手机版? 千炮捕鱼电玩城客服 免费下载福州麻将 六肖中特期期准+王中王:铁 上海时时乐基本走势综合版 海南飞鱼中奖 河北11选五的玩法介绍 大唐麻将山西 高手网彩票资料大金 单机麻将红中免费下载